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

瓷艺画,清华教授戳穿德国红点奖骗局,这不是荣誉中国人的耻辱!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25
  • 瓷艺画,清华教授戳穿德国红点奖骗局,这不是荣誉中国人的耻辱!

     

    本文章由雅迪科瓷艺画用户上传提供

    “中国工业设计之父”冠中: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仰望天空的人,还行吗

    “现在的设计,就是骗钱”

     

    正和岛:现在有一个现象,大部分企业家们都钟爱短期利益,做事情只做具体的事,造产品把产品卖出去,很少或是几乎看不到有谁重点强调过设计背后的事。对此,您怎么看?

     

    柳冠中:都是为了钱,因为钱,标准没有了。这也不能怪企业家,这是整个国家的发展阶段决定的。

     

    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,其实根本不是制造大国,是一个加工型制造大国。制造,顾名思义,所谓“制”是规范、标准、工艺、流水线、设备,但这些都是进口的,不是我们的,“制”不是我们的,“造”是我们的。

     

    所以农民工进厂三四天就是熟练工了。因为工业化大特点就是分工。分工跟农业社会大的区别就是农业社会从头到尾,全部环节,一个师父带一个徒弟,所以效率低。

     

    工业化大的特点就是有了流水线,所以几千几万几十万就出来了,容不得任何错。所以以前那时候,不需要设计,你看那时候,老木匠哪需要有图纸?农民盖房子有图纸吗?打家具有吗?

     

     

    没有,全都在脑子里面,一个人完全做好。那现在行吗?现在为什么要强调“工匠精神”?就是没有工匠了,都是图纸了,图纸是引进的,图纸是外国人的或者是我们给翻译过来的。

     

    工业化本质的是什么?是分工合作。合作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“大生产”!“工业化”!仅分工不合作就不成系统!在此前提下的工业设计必须在生产前想好了:一个产品既要能制造、能流通、能使用、也能回收。绝不只考虑靠外观、美化促销卖钱!

     

    但我们中国的设计什么概念?就是造型,做时尚,做酷,做好卖,那目标都错了,咱们国家总是不明白“工业化”,所以我总说咱们国家有工业,还没有完成工业化。

     

    靠引进不能解决工业化,昨天签合同,今天运进来,明天安装,后天生产,大后天就挣钱了。所以中国没有完全工业化,制造只是造,没有制,“制”只是人家的。

     

    所以你看现在出现的这些问题必然会这样。你看那些口号,从50年代就开始了,造船不如买船,买船不如租船,貌似快了,一下好像现代化了,但是根本的基础,被快速赚“钱”掩盖了。

     

    所以改革开放初期,就是什么好卖我们引进什么。所以当时有一个例子非常生动, 当时中国八个冰箱代表团,为了要马上变现,到日本松下,要引进同一条生产线。这下,日本人就挣了大钱了,说哪有国家这么搞引进的,你八个省市八个大企业,引进不同不行吗?一条松下,一条夏普,一条美国,一条英国的,一个德国,一个澳大利亚,一个法国的,你回去三年以后中国流水线出来了。

     

    但谁去干这个事?因为只要挣钱,都一条(生产线)回去按照上。谁去研究?没有人去研究。紧接着,就生产了。当时在广东那些代工小工厂,还根本不用包装,生产线上刚下来的就有大卡车就拉走了。

     

    钱就是钱,所以我们改革开放带来了非常大的成果,但是大的问题是我们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。

     

    “改革开放以来,我们大的成果就是销售”

     

    改革开放以来,我们大的成果就是销售。企业重点全放在销售上了,销售总监在一个企业拿钱高。因为对他来说,唯一的风险是卖不出去。所以这三十多年来,成天就是广告、销售,设分销点。什么研究什么去开发,根本不做的。傻瓜才做那个。

     

    所以这些问题症结现在暴露了,工业没有基础。粗放的经济,粗放的工业,这个问题必然出现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大家根本不会重视设计。所谓的设计就是酷、好卖,于是中国就出现了眼球经济,美学经济,这都荒唐得很。

     

    说老实话就是骗钱,设计师帮着企业家在骗老百姓手里的钱,变花样骗你买。所以包括整个西方经济基本也都是如此,苹果4、苹果5、苹果6、苹果6S叫你掏钱,这就是商业的结果。

     

    而我们现在还把商业放在高。商业只要不犯法什么事都能做的,甚至还会偷偷规避一些东西来犯法,毒奶粉、毒疫苗等问题。

     

    所以这些问题归根结底是中国没有完全工业化,要完成工业化就不会出现这么恶劣的事情,当然西方国家也经历过这个,美国也出现过毒疫苗,但是一旦出现之后制度马上就跟上了。所以再也不出现了,而中国却是反复出现杜绝不了。

     

    正和岛:您说的那种情况在其它的国家也存在吗?

     

    柳冠中:都存在,但这个过程咱们经历的太长了,你看从解放后到现在多少年了,还没有转过来。

     

    西方也经历过。你看德国制造好,但开始的时候,德国的产品,因抄袭英国产品,便宜地出现在国际博览会上,英国人发现了不行,逼迫所有的德国产品必须打上“德国制造”,表示你是次品、模仿品、山寨品。这一下当然刺激德国了,于是开始反思,所做的举措跟中国不一样,他们抓的是质量和标准。当然也有可能是中国太大了,太落后了,需求量太大,只要有大家就抢着买。德国反思采取的行动是提高质量、制定标准、专利。

     

    就是我的质量要超过你英国,而且制定标准。你看我们国家的标准水平高吗?根本不重视,我们的质量标准是落后的。

     

    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

     

    柳冠中:我们现在抓的都是一些临时的措施,整体的问题没解决。大家都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,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干,都是小而全的。你看日本和德国,这么大的一个工业强国,螺丝钉厂日本只有一个,就是所有的螺丝钉不管是航天飞机还是小的东西,所有的螺丝钉就这一个厂做,做的又精又专又深,而我们每一个厂什么都做,哪里能做得好?

     

    电镀厂,德国这么大的一个工业国家只有三家电镀厂,而我们几乎每一个企业都有一个电镀厂,你说能做好吗?这就是典型的小生产社会,小农经济。

     

    中国人没有“有钱大家挣”这个概念。开放初期广东有这个口号,但是并没有做到,大家都要有钱自己挣,不是一个契约社会。工业化没有完成。工业化就是分工合作,有钱大家挣,你的优势是他的缺点,你的缺点是他的优势,在系统中的分工合作。

     

    现在咱们合作精神没有,都要自己干,这是思想意识问题,这个问题没有革命。我1982年初到国外的,那里的人开玩笑,说你们这个单位来了一个中国人,大家都要小心,中国人太聪明了,什么都给你弄走,如果来了三个中国人,你就睡大觉好了,这三个人肯定会互相争执起来。如果说来了一个日本人,没事,傻×,但来了三个日本人,什么都会被窃取了。

     

    工业设计也是,真正的本质是整合、集成,不是一道工序,而是全程序的设计干预,似乎我们到现在还不明白设计的这个本质。

     

    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仰望天空的人,还行吗?

     

    正和岛: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到的“设计”,只是看到外表?

     

     

    柳冠中:就是浅层的表现,你说了解一个人哪里能只看外表?

     

    正和岛:没有看到背后的供应链?

     

     

    柳冠中:对,产业链没有。你看老百姓讲的酷,时尚,大家追的都是时尚。但这个是低层次的。你看国外也很有钱,人家消费为什么那么理智呢?你看中国去日本几十万人,花了几百亿美金都给外国人了,为什么大家都要买外国东西呢?你看韩国人就是不买日本人的东西。在韩国,你看大街上全部是韩国车,你再看中国,都是外国车,都以外国车为荣。

     

    咱们五千年的文化,为什么是这样的?自私、逐利,没有理想,都看眼前。你看这么大的一个国家,这么悠久的一个民族历史,为什么到现在是这个样子?

     

    你说中国人聪明吧,聪明,都是小聪明。农民意识,自私,30亩地一头牛,老婆、孩子热炕头。我不管别人,不管他人瓦上霜,只扫门前雪。

     

    但你看一个家庭能这样吗?起码一个家知道父母给儿女花钱,花钱礼拜天去读英语,这是干什么?这是为儿女五年1020年之后的事。我们呢?政府不就像父母嘛,企业的确难,要发工资要交税,企业当然想眼前的,所以我说不能简单怪企业。国家就像父母,要为企业想到明天,国家要想到后天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仰望天空的人,都是眼前,那这个民族还行吗?”

     

    设计界也是,一提就是“落”地,对不对?都提落地,那明天呢,后天呢?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仰望天空的人,都是眼前,那这个民族还行吗?中国有一句话叫前人种树后人乘凉,现在是今天种树明天就要乘凉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全部都错了。现在设计公司也上市,你设计公司上什么市?都是为了好听,对不对?我的公司上市了,那上市就是为了圈钱的。

     

    中国的设计你看都是在做表面,我这三十年来一直讲这些东西,但很难扭转,因为那个(钱)太厉害了太有诱惑力了。

     

    正和岛:为什么说中国没有真正的市场观念都是商场观念?

     

    柳冠中:对。比如说给企业做设计,做完设计他也不懂,他也不找人来评,他就是简单的要全国各地的分销商过来,你们来挑。什么东西好卖,卖什么。他要用去年好卖的那个东西来评价新的设计,你说能创新吗?不能。

     

    市场是一个系统,不光是明年的后年的“改良”,要有“突破性的创新”。你看张瑞敏够厉害的吧?资金也有,在国际上的影响也有,国外做大牌也做了,但他很清醒,他说我弄了半天没有突破新的产品,仍是还是冰箱、洗衣机、空调,仍都是改良性设计了。

     

    真正要再过20年,还是冰箱洗衣机空调吗?不是啊。

     

    外国没有的,我们从来不敢想。所以我们有的时候把做的方案给老板看,老板马上就问,这个东西美国有没有?我说没有,我想这个老板还蛮有眼光的。那欧洲有没有,日本有没有,我说没有。那台湾有没有?没有,香港有没有?没有。那没有就别做了。

     

    都是为了马上见到商场的效果。谁也不愿在基础研究开发上下本钱。但是新东西肯定是不健全的。你看生一个刚生下来的孩子不会吃不会拉,你给掐死?你得喂奶,你得换尿布,你得养大,养大才能成人,这就是新生事物。我们都希望生下来就是一个大小伙子,哪里有这个事的?那这些问题不解决还是做表面文章。

     

    还有一个典型例子,上海一个高校的老师,来给一个企业做出口电子琴。他搞了一个新造型,市场卖得挺好,那老板说,把这个设计师叫过来我得好好奖励奖励他。他奖励的概念是什么?他问,你画这张图用了几张纸,他说用了3张,他说我给你10张。那用了几支笔,两支笔,我给你10支。那你用了几盒颜色,一盒颜色,我给你十盒。这就是他脑子里面的奖励。

     

    “没有什么狗屁设计大师”

     

    正和岛:企业家没有重视设计的价值,没有把设计提到战略的地位。

     

    柳冠中:现在中国的设计公司多起来了,企业都在搞所谓新产品,一年出一万个新产品,也不见得能使中国强起来。不深入研究中国的需求、塌下心来打好基础。我问你?明年洗衣机什么颜色?你能从市场调查出来吗?好像是走群众路线,其实真正的还是扯群众的尾巴。

     

    所以必须从战略的角度,去设计。我经常说,我设计的不是杯子,我卖的不是杯子,你要是设计杯子你设计500年还是杯子,画张飞的杯子,画林黛玉的杯子,有龙的杯子,有凤的杯子,黄金做的杯子,犀牛角做的杯子……但人实际上要的不是杯子。

     

    要的是什么?设计思考的是不同人在不同环境、不同时间、不同条件下解渴的工具,这是设计师的思维。商人就是要好卖的杯子好做广告,勾引消费者掏钱。你商业可以这么说,你设计师不能这么说,你走到荒郊野外没有杯子你渴死吗?你像狗一样饮水也不会渴死的。

     

    正和岛:那我要用什么样的外观去诠释呢?

     

    柳冠中:干嘛要先说外观呢,你看这就说明你根本不懂设计。外观是结果,你去参加婚宴和国宴,你会用纸杯子吗?除了解渴以外还有一个仪式感。所以本质是解渴或者体现你自己的身份,特定外因下的需求是设计的本质,而不是杯子。

     

    我们设计师要干的就是在不同场合不同人不同条件下,解决“解渴”,那就不一定要杯子了。这才是真正的创新。

     

    我问幼儿园小孩,你出去以后怎么解渴的?那小孩说起来都比设计师强。对不对,我拿纸杯的、他拿瓶子的、你拿吸管的,所以说杯子不是目的,解渴、符合场所的、体现身份是目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外观是设计浅的层次,设计师是要解决问题的。这就是我提出的“事理学”,就是做“事”,解渴的“事”在先;工具在后,是被选择的、被定义的。

     

    其实中国人的传统精神是对的,中国人讲“事物”、“事物”,事在先物在后。现在我们被“物欲”迷惑了,若整个民族都把占有物放在前面,那就真腐败了。

     

    再比如,手机,就是为了解决人们通信、记录、传递信息的问题,但也许再过几年,手机的概念就没有了,也许一个墙面就可以实现了。这才是设计,不是物是事,是解决问题。

     

    当然,光靠设计师一个工种,当然不行了。设计大的特点还是分工合作。所以没有什么狗屁大师,把设计当明星去捧,那又会走弯道了,设计是把各专业、工种集成整合一起解决问题的,不是你一个人能完成的。

     

    企业家要有这样的意识,并不是说今天卖杯子明天卖烟灰缸,这不叫转型,杯子还是杯子,但要把产业链做好,要更加合作,不要自己去弄材料,做电镀,商业环节尽量减少。成本就降低了,那竞争力就大了,利润就提高了。这就是要有一个整体协调的产业链。

     

    正和岛:当下的企业当中,您觉得有做得还不错的吗?

     

     

    柳冠中:华为。你看他们不注重广告、宣传,扎扎实实的,美国为了要制约它,要弄死它,弄不死,现在美国人自己说了,离不开华为了,就是合作了。所以,我们不能光考虑商业价值,需要扎实地坚持基础建设、注重顶层设计。

     

    中国人究竟该如何制造马桶盖?

    正和岛:所以您一直在提设计这个国家战略?

     

    柳冠中:我们一直在提。你看企业家,生产一个产品,那这个产品基础的东西是什么?

     

    比如,日本马桶盖,真的就好吗?你看德国的马桶坐上去,腿照样发麻对不对?你坐上去,照样感觉到大便下去,水照样溅起来了。只是好看、时尚,迷信。

     

    那我们现在就要做这样的基础研究,中国人屁股的比例尺度是怎样的?中国人的小腿到底多长?马桶盖为什么会压迫腿部的血液循环?能不能让压力均摊开来?我们采集几百人的屁股形状,(很荒唐吧,这就是设计师要干的基础研究,商业不做这个东西)怎么做呢?让人穿上紧身衣,坐在一个橡皮泥上,有一个印子,然后分类,为马桶盖的形状找到一个共同点。

     

    再一个,我们还做什么?我们的马桶不都是陶瓷的吗?是为了不附着粪便,陶瓷表面会有一层釉。现在的陶瓷,要大量的陶土,但陶土现在都进口了。我们自己的土没有那么多,而且陶瓷制品运输过程中,占空间,易碎,损耗率10-20%,那我们可不可以提出一个概念,外国人没有的,就是未来的马桶,不是陶瓷的?而且,你拿放大镜看一看陶瓷釉面,很多微小的孔洞,仍还是藏垢纳污的。

     

    所以我们研究中国人的大便,看中国人的食物特点以及粪便的成分、测定其黏稠度,再研究各种材料表面的光洁度,提出材料和表面处理的技术参数,就有可能是“突破性创新”,这就是制定中国马桶材料的参数和制定中国马桶“标准”的依据。这些说出来都有些可笑,但这才是设计,基础研究。

     

    这些东西中国过去从来不做,那么现在我们要做,而且做了以后可能就走到外国人前面。只有这样,中国人的产业才能翻身啊。得有这个志气,不能光说不做事的。

     

    如果企业不做这个事,如果没有研究机构做这个事,那中国不是永远跟着外国人的标准走嘛。

     

    三十多年了,我们的设计师大部份都是“白领”打工仔,仅做造型效果图,在上面建模,全部做表面的东西。设计是一个体系,要有战略层次,但这个体系没有在中国建立起来。

     

    正和岛:如果说一个企业家只有一分钟听您讲的话,您想说什么?

     

    柳冠中:做点基础的事,不要光看眼前挣钱的事。你基础做好了,产品水平也就提高了,口碑也好了,而且不光是卖得好,其价值、利润就会高,自然就挣钱了,钱要赚,但得取之有道。

     

    “我们过了五千年,但是却成了人家的博物馆”

     

    正和岛:在行业内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人,应该会有很多,但敢于公开表达的,还是很少的,您为什么要出来讲?

     

    柳冠中:中国需要复兴。几大文明古国,只有中国的文明延续下来了,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要延续什么。现在,我们过了五千年,但却成了人家的博物馆。就像埃及,要看古代文化就去埃及,但你看埃及都落后到哪儿了?

     

    中国人的勤劳勇敢智慧体现在什么地方?现在我们讲智能社会,但智慧的“智”和“慧”是两回事,我们现在讲的都是智,智是抖机灵、小聪明,急中生智吗!

     

    “慧”是什么?慧是定力,是一个文明古国应该有的清醒,要有道德,要有伦理,要有责任,要有担当,要由国家、民族的长远战略,不能光思考眼前的享受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们现在整个民族的幸福论,就是房子、票子,这是这个民族的悲哀,五千年的文明不该是这样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一定要有责任。

     

    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,临到北京来,我父亲给我写了一段话,“威武不能屈,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”,这是中国人的传统道德,但现在似乎都淡化了。

    “声明: 本文是雅迪科瓷艺画原创,请尊重作者版权,文明转载也是一种美德。转载请保留链接!